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生活随笔 > 午时小叙

午时小叙

2018-12-20 14:32
下午四点,妈妈没空,在虚掩的门外催促我准备晚饭,一会就没了踪影,我应了一声“噢”。正心烦呢,我,正,一本正经且木讷的拖着腮,因为手稿有一篇文章太长没改出来,另外一篇文章大纲的文字量更是让我望而怯步,而另一块硬盘里的草稿虽然很喜欢,但总觉得不够令自己满意.一来二去感觉素材草稿是越积累越多,再不加把劲赶工,怕是写出了许些冤假错漏,怎么有种包公断案涌上心头的感觉,不过仔细想来,我这个父母官真是因为文资尚浅,诸多公案无法一一履职尽责了。忽然想起中午因为午饭扔下的那两双碗筷,算了,暂时丢下那些令人沮丧的写作情绪,盛下三盅生米煮饭去了。刷完碗,淘完米,那些淘洗剩下的米水正好是花盆棒棒的肥料,好久没尽地主之宜了今天就破个例吧。

本想给阳台的辣椒浇完水就回到房间再写几行文字,正浇灌半响。一时间滴滴答答的声响,雨点就洒落而下,弄得我有些措不及防了。因为我还笨拙的在挪动着花盆,想把它移到阳台向外边一些,好把那些因为浇灌过量而渗出的水引流到阳台之外。假如,我之前可以更公道的给这两个花盆都均匀浇灌的话,就不会出现这样的冒失了。现不是纠错的时候,左手挑下晾在最外边那根线上的衣服,右手堆叠好几件阳台上晾晒的物品,匆匆的回到了屋里(勿模仿,小心意外)。

回到大厅稍做顿足,窗的对面,那些雨滴连成的线,正刷刷的清洗我眼前的世界,透白的雨滴连绵不断,那些花花草草的模样,看不清了。不到一会,雨停了,看来只是一场小小的阵雨。挺好,我欣喜的走出了后门,在阳台远眺了会:仿佛天空大地都清新了不少,鸟儿们又开始忙碌的飞了起来,偶听鸣啼声,似乎都大家都在为了生活奔忙呢。

此般无心插柳柳成荫,写得一小叙记。

后记

大自然会不会很搞笑,我就被老天开了一个玩笑,不是说好只下一场小雨就算完了么(有话好说,有事慢慢讲)。

刚以为写完收笔了,门外响起了敲门声,本以为老妈回来了,结果开了门,隔壁的阿姨居然给我们家送来了好几条桂花鱼。一阵寒暄后,又是一时间的:

一时间老天狂风大作,雨水倾倒而下,那些向右倾斜着的万千雨线;那些雨滴连成的线条被风刮出了形态来。雨和风交织着,形成了多段飘逸的雨雾,而后又被一阵一阵的狂风吹散在山腰间,山体上已是朦朦胧胧。倾覆的大雨更是将前边的那些小风小雨催促般的层层压下,那些电线上的鸟儿早已逃得没了踪影。看来越下越是猛了。风雨间那些透白的雨线忽左忽右。那雨雾更是时而飘忽;时而凌乱;时而层叠有秩,时而乘风刮起雨浪。这么一阵狂风暴雨,就连我那心爱的小辣椒都不能幸免遇难。在狂风的胁迫下,那些惨败的枝叶,零乱的随风飘摇,楚楚可怜的舞动着。刹时间,天地万物在我眼前已是满卷苍茫,真是一幅自然偶成的佳作!我满意的点着头,倍感精致绝伦(抚摸着鸡屁股似的下巴略显空虚,胡子呢?)。

啊!我在干嘛呢?!下大雨啦!!收衣服啦!!!赶紧背对着狂风,手里赶忙的撑起衣叉,小心翼翼的把衣物尽数收回。

这番风雨过后,天色暗下许多,白的天参着灰,而我们的老天爷,似乎遗忘了某些圆场谢幕的东西。我估计啊,“他”也想早点提前下班啦,你听,那几声了了的雷响,有气无力的,姗姗来迟的,“轰~~~隆~~~”,这声响着实是略显得多余了,有总比没有的强,这句话用在这里,貌似还有几分道理。

我的妈也归家了。而此刻我似乎有些尴尬。抹抹我脸上的水,闭眼掩面,无奈的感叹了这个小小的意外,喃喃的自语道:“此叙终算结了”。

19: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