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生活随笔 > 秋夜回忆

秋夜回忆

2018-12-20 14:32
如常。一往如常,夜如常。

如常,虫儿如歌的夜,音箱响起了动人的音律:

音乐响起,那如委婉告白的前奏过后。乐声就好似一颗颗雨点,滴滴哒哒的撒落在我这颗没有屋檐的心房上。思绪像一串串轻柔的水滴,在心的水平面上向上扬起,而后又优雅般地转身离去,一颗接着一颗不断地坠落着,不断涟地漪着。那脑海的记忆似乎附着在蓝色波纹上,向外层层扩散,不停地骚扰着我的心门;频频的律动唤起我了那悸动感伤的心弦,颤动着烦恼的丝缕,丝丝缕缕,那些丝缕在灯光下的照耀下格外清晰明了。(什么灯?)

随心如音律,一如往常,斯人感伤:

坚固的高楼外壁,无尽冷峻,恰如毁约的誓言,在爱火熄灭后,饱经伤痛的埋藏在心灵深处。那围满荆棘的深墙,将那婷婷受伤心的扉紧紧庇护.满是创伤的记忆棱角,终在流年夷为平淡。但岁月淹没不了等待和期盼,却在流逝的光阴下暗潮汹涌。

女子等着他。

他爱欲着,激情着,步履尘尘,外套褴褛,脸上抹上了一层找寻的风霜,双眸里透出坚毅,满是蹒跚的路过这车灯川流不息的十字路口,人影又悄然消失在陌生的人潮里,也消失在我的回忆里了。

少年似乎在苦苦寻觅。

一如往常,静如夜,忆昔年。每每遇到想不明白的事,我就会坐在阳台,面对着天空思索,梳理生活中繁絮的思绪,沉思半响。跟随着音乐把思想剥离,剥离我与时空的联系,慢慢的沉溺其中,托着腮专注的追思着,想起她:

沧芒孤寂的海岛,那在水一方的伊人,遗失了温柔般的孤单矗立,分分秒秒的追忆化作了阵阵烦恼般的海风,日复一日的吹散了楚楚的思念,将那片片追忆抛撒向困惑的天际,卷出暴雨般的绝望,凄厉般的泪水旷天倾覆,掀起那层层潮水般的想念。岁月年复一年的洗刷着平淡,却冲不垮那块焦虑而又渴望的海岸。

女子念着他。

“香烟盒”,"玉兰花茶",“茉莉百合”.想起了这些熟悉的网名,想起了这些熟悉的往事。

想来,我与他都喜欢听雅尼的《To The One Who Knows》,我与他好歹是旧交,曾经相识,且听我道来:

“香烟盒”是个生性豪迈,喜欢天马行空的人。只可惜腹里的墨水和脑袋的才华,不足以支撑他的莽撞。常常对人对物充满了不切实际的幻想,总是希望用他那足矣撼动天地的激情来改变任何人的想法,比如:信誓旦旦的拈花惹草,覆雨翻云的颠倒乾坤。所以时常的,莫名的受到了很多的无心之伤。被人嘲讽轻看如家常便饭,就连他的亲朋好友都视他为灾难不想与他有什么太多来往。这还给他长气性了,某个老友聚会的晚上因为看不得虚伪,差点一脚踢翻夜宵摊的桌子。从此,他和那些所谓的亲朋好友算是老死不相往来了。这般脾气,他的姐姐和妈妈都难以驾驭他。驾驭?!千万不要让“盒子”知道有人在故弄玄虚的用这些雕虫小技蛊敷衍惑他。他可不是任人摆布的“主”。即使曾经他的那些好友也如此般的愚弄对付他.但是!假如是亲人也这般敷衍玩弄,反倒使得他的气性反弹得更大,甚至有时会使用暴力。

你说他很失败吗?比起他那些知道见人说人话的朋友来,他确实不会看什么场说话,那直肠子是想说什么就说什么,别人说的话让他听得看似都快装满了他的胃,撑起了鼓鼓的肚子,却硬是没走心,听罢,听了,看起来就像没吃过一样,白吃!比起那些见鬼说鬼话的好友来,他又确实不会勾心斗角,层层的下套。只是,当某年他学会这些人类的社交技法之后,反倒是落得一个六亲疏远,孤独一人的下场。在他最落魄的时候,最关键的时候拉了他一把的居然是这些人。。。。。。(编不下去了吧?)

如常,一如往常,此夜如常,但是回忆的时间却不能再长了,罢了,结了。

结文词一首:

青春年少,竹马青梅。

山盟覆水。决绝沧海。

良宵如幻,偶恋情动。

前世痴爱,一生常梦。

年少不明,无名如师。

今世绝缘,旧事新书。